您的位置:陕西省雷竞技手机版 企业协会 > 陕西 > 商情资讯 > 新闻
陕味文艺大餐新掌门将如何“烹饪”?
发布时间:2010-12-11 8:53:23 | 人感兴趣 | 评分:3 | 收藏:

省剧协主席陈彦

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李震

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王勇超

省杂协主席贾云鹏

        8日,首批四个协会换届完成,尚飞林当选省音协主席,叶锦玉当选省曲协主席,王占良当选省影协主席,王广群当选省视协主席。10日下午,随着省剧协主席陈彦、省杂协主席贾云鹏、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王勇超、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李震这四家协会新“掌门人”的亮相,省文联所属八大协会的换届全部完成,“新帅升帐”。记者对这四位主席进行了专访,不约而同的,四人均谈到了各自文艺门类的“陕西味道”。

  戏剧界

  艺术惊人,观众自会翘首以待

  陈彦:陕西是文化大省,戏剧占有重要份额。一代又一代戏剧人,不断做出贡献,这里有数千从业大军的心血,我们不能妄自菲薄。当然,陕西戏剧也和全国戏剧一样,面临困境,除时代对艺术的自然汰选外,机制、体制转换中的进退两难,人才瓶颈的制约,基础设施的薄弱,实现时代转型的捉襟见肘等,都使戏剧艺术发展形势不容乐观。仔细想想,不仅是戏剧艺术,几乎所有艺术门类都面临着类似挑战。全民娱乐化已使严肃艺术举步维艰。但确实也有机遇,对于戏剧艺术来讲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民族自信心的提升,民族传统文化的升温所带来的行业回暖。一个再富有的国度,如果没有从自己的家园中生长出来的本土文化做基石,都是虚飘的,很难被人认同和尊重。民族戏曲对一个民族的精神建构,功莫大焉。其实,秦腔的观众群,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庞大,并且有一种难以想象的热情。我觉得有三件事是当务之急:第一是稳定人才队伍,让学有专长者尤其是行业尖子安心本职,不为生计所累,潜心在专业上谋发展;第二是戒除浮躁心态,重建设、重积累,轻功利、轻时效、轻热闹,以常态心理促事业进步;第三是重视专业引领,专业团体更应把精力放在专业高度的提升上,艺不惊人死不休。只要有惊人的艺术,便会有翘首以待的观众。

  文艺评论界

  评论家不能当“吹鼓手”和“打手”

  李震:陕西的文艺创作比较繁荣,但文艺批评相比之下不很匹配,这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问题。我们不乏一些优秀的文艺评论家,但分散于各个高校及文艺团体,没有组织起来。首要任务,是组建一支比较有实力的文艺评论队伍,当好“桥梁和纽带”,沟通好文艺管理部门与文艺界之间、文艺家与文艺受众之间、文艺家与评论家之间的关系。健全文艺评论家协会下设的各门类专业委员会,最大限度地去掌握和运用好这种话语权,传达出自己的艺术感受力与价值评判能力,要注重学理化。在批评事件中,要逐步确立各自的价值评判体系,通过艺术良知,对文艺现象做出科学的价值判断。社会上把一些评论家看成“吹鼓手”或者“打手”。文艺批评是独立于文艺创作的,不依附于文艺创作,不承担“捧杀”或“棒杀”的使命,它是根据文艺自身规律,对作品作出判断,这是一个批评家的使命。目前,国内以地域著称的批评家群体,有京派、海派、闽派等,我们陕派也是一个方面军,当然,陕派批评家包括在陕的批评家以及在京的陕籍批评家,要着力把陕派批评家的实力,在全国文艺批评界中突显出来。陕派尤其是在陕的批评家,似乎声音要弱一些。创作和评论两翼要平衡,才能飞起来。

  民间文艺界

  让世人都迷上陕西民间文艺

  王勇超:陕西民间文化真是无所不包,汪洋浩瀚,但开发远远不够。新一届理事会里,高人众多,很多是教授专家,他们会有力地增强这一块力量。关于陕西民间文化,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两块都要抓,要研发民族文化资源,举行一些高层次的展览,同时注重挖掘、整理、研究、包装,时不我待。国内的民间文化研究者、爱好者,在与我们抢时间、抢实物,我们真的耽误不起。要让陕西民间文艺精华,真正从陕西走出去,让全世界都迷上我们陕西的民间文艺。

  杂技界

  陕味的杂技魔术,会很有搞头

  贾云鹏:我觉得,杂协工作,如同左手与右手,一个是杂技,以专业为主;一个是魔术,以业余为主,左右手握在一起,才会有合力。杂技要求非常专业艰苦的训练,把杂技的专业队伍搞好,在文化体制改革的大潮中,杂技团的前景还是比较好的。为了陕西杂技后备人才,我们拟面向全国分两批共招收30名杂技苗子,从一些杂技学校,在小孩们三年级时“买”来后自己培养。通过市场,把陕西杂技做大做强。社会上现在正在兴起魔术热,在这个大形势下,陕西魔术也一步步在升温,并在几个层面都有“领军人物”,如长安大学、西安交大、铁一中以及一些小学等,在社会上也有一批对魔术很痴迷的人,在各地搞魔术分会,将发挥社会上一些魔术爱好者的作用。开展的方式包括举办一些培训班,陆续举办魔术大赛等,总之,一年要策划几项大活动。陕西魔术后来有所衰落,而以前曾有领军人物周化一老先生,岳勇和司凡都是周派魔术的传人。但对于周派魔术,还需要整理、推广。总之,陕味的杂技魔术,会很有搞头。本组稿件除署名外由本报记者 王锋 文/图

  协会是干啥的?都干了啥?

  “为啥一到换届了,人们好像才知道原来有这些个协会?”有人问。

  如此发问,一来,或许多少缘于人们对各文艺家协会缺乏了解,毕竟各协会平日就是十几人甚或数人驻会 “留守”,并非“大码头”,但其旌旗展开之处,三秦大地,皆有会员遥相呼应,看似松散,实则人才济济,招之即来,来之能战。二来,陕人习性所致,各协会长期不甚注重“外塑形象”,大多只是埋头“拉车”,于自家“营盘”内,号令三军,万紫千红,而少能传出几缕“墙外香”。三来,社会上各类艺术机构名目繁多、浩如烟海,“清汤寡水”的协会常被“淹没”,人们有目难辨。文艺家平日散居于各个角落,一个协会,便如一条线,将一枚枚珠子串将起来。这条线便有了连接之功、凝聚之效,非它物所可替代。

  环顾国内,个别地方的文艺家协会,已成为争权夺利之“胜地”,成为各级官长安插亲信或“门客”的“自留地、后花园”,当地文艺家们也是虎视眈眈,舍跑官之外无事业,一意只图“更上层楼”。也有的协会长期以来名存实亡,谁占领了“宝座”,谁就先把自己的东西往外推销,以致凝聚力逐渐消散,最终旗卷人遁。

  五年一次的换届,是严肃的,也是轻松的。书法家、省评协代表史星文开玩笑说:“如果杂技家协会评选时,票箱打开后,里面是空的,或是飞出几只鸽子,那才有意思。”还有人说评协是“渗透力最强”的协会,在其它协会中兼职比例最大,省评协理事丁科民出任省剧协副主席,张阿利担任省影协副主席,副主席张立担任省剧协理事等,相互穿插,“换角色”。省作协党组书记雷涛也是省评协理事。评协会员“渗透”到了我省各个文艺门类。

  昨日当选的四位新主席,尽管所言长短不一,但同样都信心满满。

  陈彦是四个协会中主席一职的唯一连任者,回顾风风雨雨,颇是感慨。陈彦曾以《迟开的玫瑰》与《大树西迁》两获“曹禺戏剧文学奖”,目前正在创作一本《西京故事》,写城市农民工和农村来的大学生的生存状态,不久将投入排练。贾云鹏则坦言自己是个“外行”,但从乡村一直干上来的他,有着院团经验,“我知道老百姓需要什么,院团需要什么”。

  新一届班子,需要的,就是这样干实事的人。

  就在截稿之前,记者还收到省音协主席尚飞林“追加”的一条短信,他表示,正在筹备陕西新年音乐会和明年建党90周年全国“唱响中国”歌曲征集的报送工作,协会工作一手抓普及抓基层,另一手抓高端抓创新,“打好基础,才能有塔尖的光亮”。众人所关注的往往“金字塔尖”的文艺名流,而庞大塔基,其实也是协会工作的一部分,是“隐蔽工程”,又实在是百年大计。

  八大协会,五年中将如何动作,且让我们拭目以待。 王锋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打印此文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字体:
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()
评论内容:
验 证 码:
验证码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匿名发表 
最新评论
咸宁论坛
网站备案编号:陕ICP备09002340号 关于协会 | 在线维权 | 联系方式 | 友情连接 | 留言反馈 | 公告列表 | 人才招募
Copyright © 2007 陕西省雷竞技手机版 企业协会 www.sxghsw.com 技术支持:派特互动

双组份聚硫密封胶 量热仪 砂磨机 电梯广告框 电主轴 桥梁伸缩缝 防水套管 高效过滤器 肠衣 剪板机 film blowing machine 安装避雷针 电子皮带秤 磷化液 切削液 环氧地坪 金属清洗剂 银杏树 防火材料 风机
Published at 2019-7-22 12:20:59, Powered By WRMPS v6.1.0(ACCESS)